第709章

-

“這件事和羅德家族有什麼關係?”

季雪回答:“赫裡斯貧血其實說起來,是羅德家族的遺傳病,說不定他們家族會有人的骨髓和你能匹配。”

裴月點了點頭,這就懂了。

但看容嫿和季雪臉上還掛著眼淚,她笑道:“這不是有希望嘛,你們彆這麼傷心啊,感覺我明天就要不在似的。”

容嫿馬上擦淚,衝她笑:“是不是還看不見孩子?”

說起孩子,裴月的眼睛又紅了一圈,“快讓我看看!”

話落,容嫿和季雪馬上去幫助裴月翻了個身,同時席昭延也把孩子的保溫箱調了下角度。

終於,裴月看見孩子的小臉了。

不過她看了數秒後,表情一擰巴,眼淚冇忍住從眼眶一個勁的往下掉,“我寶寶怎麼才這麼點大......”

季雪馬上去給她擦淚,“因為提前剖的啊,而且醫生說了,在肚子外麵長的比在肚子裡更快呢,孩子隻要健康就行。”

話是這麼說,因愛子,裴月就是覺得有點對不起女兒。

雖心中還在動容,但她忍住了淚,生怕淚水讓她看不清她的寶寶。

又過了片刻,她彎起唇角來,“真可愛呀,感覺嘴巴像席硯琛呢,你們瞧,上嘴唇翹翹的......”

這句話,讓其他三人也都繼續盯著孩子的臉去看了。

而小朋友彷彿是察覺到了自己在被大人看,手腳動了動。

裴月的眼睛更亮了,眼淚又悄然的滑過眼角,滿眼愛意的看著小朋友的一舉一動。

就這一個瞬間,在她腦海裡已經有一個小朋友從繈褓到了大,然後喊她媽媽。

而這個時候,裴月也把想問的都問過了,容嫿便起身離開,去叫醫生護士,還有席硯琛和賀淩舟。

不一會兒,兩個男人和醫生一起進來了。

裴月循聲看過去的下一秒,就見席硯琛那雙震愕的眸子愣了一下後,噙滿了眼淚。

他比誰都快的衝到了床邊,季雪給他讓開位置,他並冇有坐,而是俯下身,匆匆問:“身上疼不疼?”

裴月眼睛淚汪汪的,但頭搖了搖,“不疼。”

說著她瞥了一眼枕頭旁的一個長長的,圓柱一樣的東西,“這個止痛呢。”

席硯琛垂下了眸,眼淚冇控製住。

現在人很多,他或許覺得自己就這樣哭了有點尷尬,又自個兒揚起笑,伸手摸了摸裴月的小臉,再把頭探的很低,用隻有裴月能聽見的聲音說:“寶寶辛苦了。”

裴月彎起眉眼,抬手擦了擦他臉上的淚,“師父......我們真正意義上的有家了,對不對?”

這話讓席硯琛徹底破防,“嗯。”

兩人簡單說了句悄悄話的時候,醫生把孩子看過,然後過來檢查裴月的身體。

裴月現在醒過來,對於醫生來說,是意料之中。

因生了孩子以後,有些藥就可以不用顧慮的用。

隨後醫生問了問裴月的感受,她描述下來的症狀和重感冒差不多,眼下情況算好,那麼當務之急就是匹配骨髓。

而醫生檢查完離開前,說裴月可以先喝一點簡單的營養稀粥,席硯琛不等季雪開口,他便離開去準備了。

其實大家都能看得出來,他是在逃避。

逃避怎麼和裴月麵對血液病的事情。

而等他離開後,裴月就看向賀淩舟,直言不諱道,“哥,席硯琛不能死。”

這句話把席昭延嚇了一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