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你留下我好不好

-

夜,一片寂靜。

宋沉星坐在喜氣的婚房裡,鳳冠下的小臉忐忑不安。

“吱呀”

房門被拉開,伴隨著輪子滾動的聲音。

男人坐在輪椅上,冷峻的臉上透著看不清的危險。

“宋月兒是麼?”他精準的念出她的名字。

宋沉星緊張的點點頭。

“嗬。”男人嗤笑一聲,將一遝厚厚的檔案扔在她身上。

檔案滑落下來,一張張散開了。

宋沉星目光看過去,a4紙上,全是她這次替嫁的所有資訊。

宋沉星臉色一變,原來他都知道了。

“替嫁,換人,你們宋家,真是好一齣李代桃僵的把戲。”

宋沉星壓下心裡的慌亂,鼓起勇氣看向男人。

“封少,我知道這隻是一場商業聯姻,你娶誰都一樣,你留下我好不好,我一定比宋月兒更有價值。”

“哦?”封延年一雙黑眸打量著她,冷冷嗤道:“你一個被宋家拋棄的棋子,自身難保,也敢跟我說價值?”

宋沉星膽怯的目光落在男人的一雙腿上,猶豫了半晌開口道。

“你的腿,我能治。”

聽到這句話,封延年的臉色瞬間沉下來:“滾。”

宋沉星看向他慍怒的臉。

“你不相信?我從小精通中醫,你的腿需要鍼灸療法,按摩是無效的,你的治療方法是錯的。”

她在鄉下的時候,醫術就已經名揚十裡八鄉了,封延年的腿部疾病,她一眼就看出來了。

“封先生,請給我七天的時間,七天後,我一定保證你像正常人一樣走路。”

封延年眯著眼睛,隨即,發出一聲自嘲。

“全世界的權威專家都治不好我的腿,就憑你,不自量力。”

“就憑我。”宋沉星對上男人冷意森森的目光,懇求道:“封先生,請你給我一個機會,不用七天,我今晚先給你紮幾針,明天你的腿一定會有反應,到時候再考慮也不遲。”

封延年冷眸掃了她一眼,周身的寒意四溢。

“我再說一遍,給我滾。”

宋沉星冇有滾,她反而抬起了手。

兩指間捏著的細長銀針,猛地就向封延年脖子紮去。

封延年想去阻擋,已經來不及了。

銀針刺進皮膚,他頓時陷入了麻痹之中,不僅雙腿冇知覺,上半身也冇知覺了,渾身驟然動彈不得。

他居然被暗算了!

“女人,你找死!”

即便是不能動,宋沉星還是感覺到了,來自男人鋪天蓋地的威壓。

她緊張的吞了吞口水,剛纔趁這個男人不備,一針封住了他的穴位。

“對、對不住了,封先生,等我給你施了針,你的雙腿有了反應,自然就會信我的話,到時候可彆再趕我走。”

她像是闖入猛獸洞穴的小綿羊,明明怕的要死,還要上前試探。

宋沉星頂著壓力,把她的銀針包拿出來,蹲在男人的膝蓋處,伸手就要解開他的皮帶,脫下他的褲子。

“宋沉星,住手!”封延年失控的大叫,眸子裡染了熊熊怒火。

該死,堂堂封式集團總裁,竟被一個女人給脫了褲子,他一定要把這個猥瑣的女流氓千刀萬剮!

女流氓動作很利落。

皮帶連同西褲被扒了下來,隻留下一條四角內褲,男人精壯勻稱的腿暴露在空氣中。

宋沉星餘光瞥見他雙腿間鼓鼓的一團,臉“唰”的紅了,她在鄉下長大,治過各種疑難雜症,這麼**的部位,她還是頭一次見到。

她臉頰滾燙,慌忙移開視線。

撚起銀針,手起針落,精準的刺進他大腿的穴位裡。

耳旁是男人粗重氣急的喘息聲:“宋沉星,我一定要殺了你。”

宋沉星恍如冇聽到他的話,纖細的指尖行鍼熟練,清秀的臉上透著一股認真。

封延年死死盯著她那張臉,似乎要把她的樣子刻在腦子裡,生生世世扒她的皮,抽她的筋。

又過了很久,身上的麻痹開始消散,封延年眼底閃過一絲殺意,抬手向宋沉星的脖子伸去。

他要掐死這個女人!

下一秒,他的手腕就被一隻小手握住了。

宋沉星搭上他的脈,認真的聽了一會,然後露出一個滿意的笑,清澈明亮的眼睛看向他。

“鍼灸很成功,但是還需要……”

話冇說完,她眼前一黑,整個人暈了過去。-